網站投稿 新聞管理 高級搜索

您當前所在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綜合資訊

綜合資訊

疫情預計對2020年全社會用電量增幅負影響約0.46~1.39個百分點

作者:    來源:微信公眾號“能源研究俱樂部”    發布時間:2020-02-27 11:11:11    瀏覽次數:

  近年來,發電企業正在圍繞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主線進行結構調整,并處于綠色發展、轉型升級、新舊動能轉換的關鍵時期。當前一段時期突發的新冠肺炎疫情對國民經濟、社會生產及人民生活造成一定程度的影響,同時也間接影響全社會用電量。疫情當前,發電企業的首要任務是全力保供;疫情后期,發電企業則要思考在穩中有變、變中有憂的環境中如何謀劃長久、行穩致遠。雖然我們很難對疫情影響的深度與廣度做出精準預判,但是面對較多不確定性,發電企業可早做預判、提前作為、扎實推進,在防疫抗疫過程中既充分發揮企業應急保電的社會責任,又能夠通過有效應對將經營所受影響降至最低。為此,對疫情影響及對策做些粗淺分析,以期具有一定參考意義。

(

一、影響分析

  整體電量方面。有關專家參照2003年SARS疫情影響程度并結合現階段經濟體量,將此次新冠肺炎疫情對經濟影響的持續時間、范圍廣度等分為樂觀、中性、悲觀三種情形,對應預估GDP增長影響分別為0.5、1、1.5個百分點。2019年全年GDP總量為99.08萬億元(增速6.1%)、全社會用電量7.23萬億千瓦時(增速4.5%),2016~2019年四年來我國電力彈性系數分別0.73、0.97、1.29、0.74,加權平均并結合疫情三種情形下對GDP影響值后,預計對2020年全社會用電量增幅負影響約0.46~1.39個百分點、電量影響約在330~1000億千瓦時左右。

  用電產業方面。2019年全社會用電量產業占比分別為第一產業1.08%、第二產業68.32%、第三產業16.42%、居民用電14.19%。短期來看,疫情會因春節假期延長、外貿出口受限等因素對一季度的服務業、制造業用電有所影響。全年來看,受產業結構轉型調整、貿易分歧、房地產增速放緩等因素影響,制造業、傳統高載能行業用電量增速會受影響。鑒于加大基建投資是對宏觀經濟逆周期調控的手段之一,一季度受限但后期會有所回升,所以全年來看高載能行業用電量會略有下降但降幅不大。同時,疫情防控產生了大量如醫藥健康、衛生防護、應急物資、綠色食品、交通物流等領域的新需求,再加上更多的由線下轉為線上、人工轉為機器、現場轉為遠程、手動轉為智能等場景轉換需要更大規模的數據中心、網絡設備的支撐,會帶來一定規模的新增產業投入,以上領域及數字信息、網絡通信等及上下游產業鏈設備制造等方面用電量與往年相比會有較大增幅。

  負荷區域方面。此次疫情對華中、華東、華南地區工業制造業、服務業具有一定程度影響,這些區域電力負荷在一季度會有明顯下降。以電力大用戶之一的汽車制造企業為例,湖北省占全國汽車總產量10%,目前業內預測今年一季度全國汽車產量因疫情影響同比下降約15%;受延遲開工影響,預計河南省一季度用電量同比下降約7%~10%。其他省份企業受延遲開工影響,電力負荷會出現短期暫時下降,隨著疫情逐步控制、企業陸續復工,其他區域電力負荷會在后期有所回補,影響不大,但與貿易出口相關的產業會受內外部環境綜合影響而用電量增速有所放緩。這些因素綜合起來,送端省份的基地型電廠及受端省份電廠的利用小時一季度同比會受拖累,但隨著第二、三產業逐步恢復運轉,電力負荷將穩步回升。受部分煤礦年后暫未復產的影響,煤炭市場供給側在一季度會短期趨緊,后期會逐步平穩。

二、對策建議

  當前,我國經濟正在向高質量發展邁進,多數產業步入新舊動能轉換階段,發電企業也處于綠色發展調整期、科技創新轉型期。堅持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主線,堅定新發展理念,堅守初心與使命,以系統論的方法在多重目標中尋求動態平衡,無論是在疫情當期還是疫情過后,均對我們發電企業穩保供、穩增長、穩經營具有積極意義。

  在不確定性環境里提升企業競爭力。發電企業面臨形勢的嚴峻性與日俱增,供給寬松、電價波動、市場化改革等成為必然趨勢。根據國家發展改革委公告,2019年已實現在2018年降低一般工商業電價10%的基礎上再降低10%,年均降低企業用電成本846億元;2019年全國交易電量2.83萬億千瓦時,占全社會用電量39.23%;全國火電平均利用小時由2011年5305小時下降至2019年4293小時,總體下降1000多小時。形勢倒逼變革,發電企業能做的就是在不確定性中找準自我不變的根基,提升競爭力、筑牢護城河。一是持續優化電源結構。火電方面,加快落后產能淘汰、老小關停、容量替代、技術升級,城市負荷區電廠側重拓展供熱、靈活性改造及綜合能源服務,基地外送型電廠側重先進大容量機組及煤電一體模式,全面實現煤電的清潔高效發展;新能源方面,既要持續發展優質資源地區的風光項目,有實力的發電集團還應將目光側重向技術創新領域延伸,因為新能源的前景遠遠不止體現在投資新建電站的單位成本下降。相對現狀而言,其真正的未來是在應用場景、連接方式、價值邏輯、電能轉換效率等方面實現顛覆性變革。二是樹立新營銷理念。更加主動適應電力市場、主動參與規則研究,積極爭取中長期、現貨交易的主動權,建立適用于區網、屬地、本廠的常規電量、容量補償及輔助服務的綜合收益測算模型。面對疫情期間及疫情后期形成新業態新需求的變化,充分對接新興大用戶與日俱增的電、熱、氣等直供需求,如醫療制藥及化工供熱、互聯網數據中心IDC直供電、移動互聯網基站及設備用電躉售需求等。加快供給方式創新,具備條件的電廠形成“產品(電、熱、水、氣)+ 服務”的雙輸出營銷理念,奠定近期基礎保障、中期市場化合作、長期協同共享的共生模式。三是深挖降本潛力。燃料方面,探索在安全生產、能耗技術、檢修維護、經濟可行等要素之間科學平衡的配煤摻燒方案;人工方面,進行機構合理優化、完善人崗匹配、培育梯隊接續、健全考核激勵、盡量減少外委;資金方面,為維護疫期流動性合理充裕,央行近期公開市場操作釋放流動性1.7萬億元,目前普遍預期是為減輕疫期對經濟的影響程度,接下來會推動貸款利率有所下調。發電企業可擇機進行合理的貸款置換、權益融資等,有利于降低財務成本與負債率;同時更加注重現金流管理,提升風險抵御能力。

  對于生產運行技術基本成熟、經歷煤炭幾輪上漲周期的發電企業來說,雖然精益化程度還要進一步提升,但降本空間也極為有限,需在量變不足時尋求質變。長遠來看,提升發電企業競爭力的關鍵切入點在于加快數字化與電力生產的深度融合,在無人少人值守、智能檢測檢修、生產鏈條物聯、精準測算報價、智慧供電供熱、綜合能源服務等環節逐步實現由研發、轉化到普遍應用,為傳統能源賦能。

  在經濟下行壓力中提升產業協作力。雖然我國經濟正處于三期疊加的階段,加之外部環境復雜嚴峻,經濟下行壓力加大,但我國發展仍處于并將長期處于重要戰略機遇期。高度的產業分工與協作的社會生產模式早已使各行業各企業形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生態關系,抱團取暖才能共克時艱。一是互惠。如火電企業,加強與電、熱用戶,與設備商、科研院所等形成更緊密互惠關系。以煤企電企交叉持股、合資設立坑口電廠、燃料購銷戰略長協、因地制宜重組整合等方式開展煤電聯營。與鐵路、船航、港口等運輸部門開展更精準合作。二是協作。如新能源項目建設方面,在一季度可能會受延遲開工影響并網時間,在二、三季度又可能因集中復工而導致施工單位、勞務用工、設備供貨、建設資金等供應緊張等局面。這就需要業主單位做好預案、主動應對,與股東方、施工方、設備商、金融機構、電網接入部門等做好協商銜接、充分協同協作,保障項目建設有序開展。三是支持。加強與政府溝通,獲得理解與支持,把握政策細節。困難電企主動與主管部門溝通,積極爭取合理的政策性減稅降費及專項補貼。

三、展望

  風物長宜放眼量。未來能夠實現領軍、領先、典范的世界一流發電企業,不僅僅是規模型發電企業,而是在規模基礎上構建的科技型發電企業。當然這也不是發電行業僅靠自己所能完成的,需要多領域共同努力。結合我國資源稟賦、地緣經濟特征、電力行業所處發展階段,需要努力的方面還很多。一是對于電源結構調整,重點是科學發展新能源,難點是優化煤電角色定位。二是對于電能效率提升,數字化融合是必然出路,產-學-創-研-用貫通是具體路徑。三是對于未來商業模式,發電企業在縱向形成協同合作、橫向搭建開放共享,探索平臺化、生態化的電力新業態。四是對于電力市場改革,環節上需對電力市場在制度、主體、規則、技術上進一步完善,思路上要充分把握基于電力產品特殊屬性上的基礎保障與市場化之間的統籌平衡。五是對于源網荷互聯融合,電力體制項下的電源、電力市場、用戶與電網等各主體間需更加動態融合、要素匹配、傳導暢通,共同實踐國家能源安全新戰略。

  依托于我國完善的工業體系、龐大的電力消費市場、再電氣化的遠大前景,在進一步發揮制度優勢并貫徹新發展理念、注重能源與生態的系統共生、以數字化融合為突破、加強協同協作與開放共享等方面持續發力,發電企業必將為建設美麗中國奉獻新能量。

  原文首發于《電力決策與輿情參考》2020年第5、6期

 

3元进的 2.5卖不差称怎么赚钱 甘肃快3推荐快三预测 福建11选五预测任选5 通化大嘴棋牌手机版 双色球玩法 山西新11选5走势图表i 时时乐开奖结果 广东好彩1什么时候买 在家做网上兼职赚钱 黄金配资 甘肃快3跨度和值走势图 欢乐捕鱼达人 配资炒股_杨方配资平台 黑龙江快乐十分组选遗漏 手机怎么炒股 吉祥棋牌填大坑 哈灵麻将安卓版官网下载